别过来

非天夜翔

首页 >> 别过来 >> 别过来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这个团宠有点凶 王者:夫人,求带躺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最后的帝王 别过来 电竞男神是女生:洛爷,狠强势 快穿系统:炮灰女配要翻身 麻烦请叫我上仙 快穿王者荣耀:英雄,你躺好! 带着作弊码穿游戏
别过来 非天夜翔 - 别过来全文阅读 - 别过来txt下载 - 别过来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网络情缘小说

Chapter27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小弟们接到命令, 各自分头行动,甲在餐桌旁伸手, 以砂轮沿着桌子腿转了一圈。乙作了个手势, 朝一名银行经理道:“吃点什么?其实我想贷款出来做点小生意……”

那无辜的银行经理走过时在桌子上一碰,登时哗啦啦响, 整张长桌垮塌下去。大厅一阵混乱。

甲耸了耸肩, 道:“来收拾一下!”

乙说:“哦真倒霉。”

宾客纷纷离开大厅。

小弟丁拿着个冰淇淋边走边吃打掩护,走上二楼,所有人都在看大厅里的一片狼藉, 几乎没人注意到他。

乙和那银行经理聊得甚是投缘,二人倚在楼梯下,乙背靠陈列柜,目光有意无意地锁定了通向二楼的楼梯。

“没人。”乙道:“哈哈哈,这年头拉点存款也不容易, 以前我们都送客户油和鸡蛋什么的……让他们把存款取出来, 存到我们家……”

庚一个闪身,翻出洗手间的窗口, 四处看了看,甲在花园里沿着长桌走了圈,朝麦里说:“外面没人, 客人们马上要出来了。”

庚抬头张望, 继而一跃而起, 攀上二楼, 反手取出一根铁丝插进铝合金拉窗里轻轻一划, 开窗入内。

酒店里:

小弟丙背对酒店房门,面朝落地窗坐着:“老五已经进去了,老小正在上二楼,老二盯着楼梯口,新郎和新娘在大厅角落,老一在花园里望风。”

小弟丙的背后,酒店房门门把静悄悄地转动,继而极其安静地打开了。

小弟丙抬眼一瞥,从落地窗的倒影中看出一伙手持枪械,身着西装的意大利人。

“一切顺利。”林宇的声音在笔记本里传来:“我去拖住堂哥。”

小弟丙道:“噢,大嫂,告诉你个坏消息……新娘不知道为什么,正在朝二楼走。”

林宇道:“让老二拖住他。”

小弟丙:“老二注意,新娘朝你那边去了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柄冰冷的手枪抵住了他的后脑勺。

“把手举起来。”男人操着生硬的普通话:“慢慢站起来,不要说话,你懂的。”

叶宅楼梯口:

叶晓羽提着婚纱裙路过楼梯,朝乙与银行经理优雅点头,小弟乙马上道:“美女,还记得我么?”

叶晓羽迷惑道:“你是……”

小弟乙:“今夜有鬼?记得吗?上次和你组队挑黑龙的那次。”

叶晓羽:“啊呀,您好,幸会了。”说着转身上楼。

小弟乙忙道:“你技术真好……对了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玩法师的?”

叶晓羽道:“抱歉我还有点事,马上下来,两位先生请随意。”说着匆匆上楼梯去。

小弟乙忙道:“啊!林夫人!有件很重要的事要提醒你。”

叶晓羽在楼梯高处停步,低头不耐烦道:“什么?”

小弟乙抬头,朝楼梯高处窥探,说:“你走光了,穿的奥特曼内裤。”

叶晓羽:“……”

愤怒的新娘不再理他,匆匆上楼去。

婚宴现场。

黎鸿业搂着林宇的腰,低声亲昵地说着什么,林泽礼貌致歉,排开宾客挤过来,说:“小宇。”

林宇抬眼,林泽从西服内袋取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,说:“哥哥送你的,祝你和鸿业过得幸福。”

林宇接过,答道:“谢谢,嫂子呢?”

林泽四处看了看,没有回答。

林宇把信封收好,正寻思要怎么找个藉口,迅速把叶晓羽叫回来,却听林泽说:“你不打开看看么?”

林宇勉强一笑,拆开信封,里面是户口本,还有一张薄薄的律师函。

林泽笑道:“给你的,弟弟。”

林宇打开看了一眼,上面是林泽的委托书。

协议人林泽,自愿放弃所有的林家遗产,将自己名下的10%,以及为堂弟林宇代为保管的30%,一并无偿赠予林宇。

签署时间是10月份,林宇回想起来,正是当初林泽第一次在社区里发来消息的时候。

林宇的手微微发抖,说:“你呢,你把自己的都给了我,你要怎么过?”

林泽喝了点酒,脸色微发红,思路也有点乱,只盲目地说:“给你,都给你了。”

林宇认真道:“你怎么办?”

林泽道:“我没有关系的。”

林宇道:“什么没关系?你打算吃叶家的软饭吗?”

林泽说:“我也可以白手起家,哥哥不会输给你,不相信么?咱们以后来较量较量。”

黎鸿业道:“收下吧,小宇,你哥的一片心意。”

林宇心底涌起一阵强烈的心酸感,骂道:“金钱和物质真他妈是个庸俗的玩意。”

林泽笑道:“然而没有了它们,感情就无从衡量,哥哥是个俗人,但小宇,哥哥爱你。”

林宇什么也没有说,把那份委托书撕成两半,揉成一团扔了。

林泽愕然,林宇说:“你这个蠢货。”

林泽没有听懂,一脸茫然,林宇说:“叶晓羽呢?我有话对她说。”

黎鸿业意识到林宇的情绪有点失控了,忙道:“小宇,别冲动。”

林宇道:“不,我很清醒,稍等,她在二楼吗?”

“等等!”林泽道:“小宇,你想做什么?”

林泽追在林宇身后,上了二楼,身后又追着黎鸿业。

小弟甲一怔,继而收了盘子,朝银行经理道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,失陪。”说着果断转身,边走边道:“老三听到么?大嫂和大哥怎么也上二楼了?和计划不一样啊。”

酒店:

小弟丙抬起双手,被一柄枪抵着后颈,不敢回答笔记本扩音器里传来的,老二的焦急催促。

“老三听到么?”扩音器嗡嗡响:“老三请回答。”

小弟丙缓缓站起,那意大利人坐下,伸了个懒腰,凑到屏幕前,上面是叶家的结构线图,以及十来个颜色各异且分散的光点。

屏幕右下角还有被缩到一半窗口的连连看。

丁克一口普通话十分生硬:“想部到,黎鸿爷得手下真是,窝虎长龙,了不起!”

小弟丙弱弱地说:“过奖,连连看快赢了,可以帮我先通关么,最好别逃跑,否则会……扣很多分的……我好不容易玩成正分……”

丁克点了点头,把手按上鼠标触屏。

小弟丙的眼镜闪过一道腹黑的反光。

丁克手指摸上触屏的瞬间,鼠标触屏发出三十万伏高压,把他电得全身噼里啪啦,直飞出去!

刹那丁克的手下全炸了锅,小弟丙旋身踹飞押着自己的手下,抽枪砰砰数下,酒店客房中子弹乱飞。

“这是指纹保护机制……”小弟丙遗憾地说,顺手一扯电源线,笔记本飞到怀中,利落合上,再就地潇洒一打滚,扔出闪光弹,瞬间闪瞎了意大利人的狗眼,再扔了个烟雾弹,嗤嗤地冒烟。

客房顶端消防感应头马上开始报警,整间酒店开启喷水技能。

小弟丙一路狂奔,冲下安全楼梯,调转笔记本,对着麦的位置喊道:“暴露了暴露了!兄弟们,风紧扯呼!”

叶家婚礼现场:

小弟丁吃着冰淇淋,站在门外等候,小弟庚在书房的柜上摸来摸去,哼着歌,轻叩柜门,确定了机关位置,扳下时书柜轰轰地移开,现出左边的一个暗格,格里堆着不少旧案卷以及书画。

小弟庚开着左边暗格,又扳动另一个机关,右边的书柜轰轰移开,现出保险柜。

小弟庚懒洋洋地把密码盘旋来转去,耳机开始放歌,一边哼哼一边摇头晃脑,打开保险箱,随手一搜,把里面的资料,画,纸,全部扫了出来。

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情了。

小弟庚翻开西装,随手把文件塞的塞,折的折,放进各个口袋里塞好,又把国画卷轴倒插在脖子后面的领里,漫不经心地扳机关,关上门,忽然间书房的门打开,小弟丁拿着冰淇淋闪身进来,关上门。

小弟庚赶狗般道:“嘘,老小你又做什么?”

小弟丁道:“那女人来了!”

小弟庚色变,凑到窗边揭开窗帘一角朝下看,花园里全是宾客,高跟鞋与室外走廊的叩击声渐近,小弟庚一扯小弟丁,二人躲进书柜左边的暗格,庚挥手弹出一枚硬币,把机关弹回原位,在室内咻咻咻撞了几圈,最后准确倒飞回暗格里,被庚抬手捞住。

柜门缓缓合上,叶晓羽在书房外停下脚步,门把拧了个圈。

“晓羽。”林泽的声音在走廊前头响起:“你又做什么?”

叶晓羽停下动作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林泽:“我弟有话想和你谈谈。”

叶晓羽没好气道:“免了,我不知道你弟又听了那只鸭什么教唆……”

林泽:“这跟王清没有关系。”

叶晓羽抬手,要给林泽一巴掌,却不敢真的打下去。

叶晓羽忍无可忍道:“在你的眼里,只有你弟弟一个,我比不上他,更比不上那只鸭……除了林宇,其他的人都不是人,我不是人,鸭也不是人……”

林泽:“鸭本来就不是人,你是说那些餐桌上的鸭吗?卡通片看多了你,醒醒吧。”

叶晓羽陡然提高了声调:“你觉得这很好笑?!每次提到那只鸭你就讲这种无聊的笑话!我真是受够了!”

林泽:“这句笑话是他自己说的,我还没告状,你反倒先吵起来了?”

叶晓羽怨毒地说:“你居然瞒着我,把你名下的财产都转给了你的弟弟!”

林泽无所谓道:“当初可没说到财产什么的,你只是想和我结婚而已。我爸让你做假遗嘱,我请你给小宇留一份,大不了把我的10%都无偿赠送给你,是你自己不满足,非要用这件事逼我和你结婚,想把我弟的那一份也吃了。”

叶晓羽喘着气道:“你骗了我……”

林泽道:“你骗我的还少吗?保险箱密码我一直看着你拨,遗嘱原件你告诉我烧了,现在只是扯平而已。你连离婚协议都拟好了不是吗?!打算分到我弟的一部分财产后就离婚!你咨询离婚条件的律师就是打遗嘱官司的那位,他已经全告诉我了!”

叶晓羽:“你……”

林泽:“你现在又想回来拿什么?嗯?想把遗嘱拿到哪里去?因为我把我的财产都交给小宇了,所以你终于不甘心了么,又想伪造点什么?你从始至终爱的都不是我,你要的只是我的钱。我早就说得很清楚了,我对女人没兴趣,你既然逼我和你结婚,后果就请你自负。婚姻只是个条件,你从答应我爸爸和姑姑,帮他们伪造遗嘱的时候,就应该有这个觉悟。”

叶晓羽冷冷注视林泽。

“什么觉悟。”叶晓羽道。

“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觉悟。”林泽笑了笑,那残酷笑容与林宇如出一辙:“既得不到我的钱,也得不到我的人的觉悟。不过现在……你多半觉得我这个人糟糕透顶,半点也不想要了,宁愿让我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叶晓羽一把抓住林泽的手腕,把他拖到书房对面的卧室,关上门。

黎鸿业踮着脚,朝走廊里张望,一见林泽与叶晓羽吵了起来,吩咐道:“小宇,你在这里等,哥去听听看。”

林宇背靠墙壁,在楼梯拐角处默默抽烟,眼睛发红,泪水在眼里滚来滚去。

黎鸿业快步冲上二楼,于大理石地面上来了个漂移,盯着卧室门看了几秒,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,黎鸿业拧开背后的门把,闪身躲进书房里。

书房里一个人也没有,黎鸿业左闻闻,右嗅嗅,扒在书柜上,吸了满鼻子灰尘,打了个喷嚏,发现一个摆设上没有灰尘很干净,于是把它扳下来。

书柜左边的暗格隆隆打开,黎鸿业探头一看,小弟丁一手握着冰淇淋,小弟庚持枪指向外面。

黎鸿业:“……”

外面走廊脚步声又响,小弟丁招手道:“大哥快进来!”

黎鸿业躲进暗格内,小弟庚挥手弹出硬币,叮叮叮几圈捞住,密室机关再次关上。

那脚步声是林宇的,林宇等得不耐烦,毛躁地扔了烟,走上二楼,脚步声停在书房门口。

黎鸿业和丁,庚躲在暗室里,一片漆黑。少顷咔嚓一声,打火机亮起,照着三个大男人的脸。

黎鸿业紧张地问:“除了画还有什么?”

小弟庚在身上摸来摸去,把几张纸交到黎鸿业手里,黎鸿业深吸一口气,只看了一眼遗嘱,便草草揣进西服口袋中,不安地站了片刻,又掏出来,想放在火上烧了。

“大哥想做什么?”小弟庚吓了一跳:“大哥,这是大嫂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黎鸿业不耐烦道:“知道!”

小弟丁舔冰淇淋:“你不懂了,大哥爱大嫂,怕大嫂有钱了就离开他!”

黎鸿业道:“你……老小……”

黎鸿业发着抖,想把遗嘱烧了,然而反复数次,却又下不了手,最后折起来放进衣袋里。

小弟庚道:“大嫂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小弟丁道:“大嫂不像我以前媳妇儿。”

小弟庚沉声道:“大哥,相信你自己。”

小弟丁道:“大哥,别烧,这里全是纸,容易着火。”

黎鸿业叹了口气,吩咐道:“你们别告诉小宇,以后我觉得合适了再给他。”、

小弟庚疑道:“大嫂不知道有这东西?”

黎鸿业摆手道:“从来没听他提过,这事他怎么会知道?我看看画,到手了吗。”

小弟庚反手抽出背后画卷,黎鸿业接过画,展开。

林宇听着卧室内传来的激烈争吵,疲惫地倚在书房门上,忽然想起一件事,黎鸿业呢?

该死,肯定在身后的书房里,林宇转身拧开书房门,轻轻关上,书房内空空荡荡。

林宇:“?”

都去哪儿了?林宇凑到窗前,楼下花园里宾客还在,十分热闹。

林宇又想起那份遗嘱,截止至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,小弟庚会一起偷出来么?多半会。

林宇站了一会,抬头检视书架上的摆设,小时候和林泽的合照都拿到这里来了。

看样子林泽决定在叶家住一段时间,架子上几乎都是他们童年的小玩意,还有林泽搂着林宇,两兄弟成长的一点一滴记录。

就像黎鸿业的那些孤儿院里的照片。

小时候走过的路,总有林泽在他的身旁,林宇沉默片刻,觉得撕掉委托书是一件正确的选择。

他发现了书架上的水晶摆设,不记得回忆里有这件东西的存在,决定伸手拿下来看看。抓住水晶马朝下拉时,触动了机关,书架左侧轰隆隆地移开,现出里面的三人。

黎鸿业和小弟庚各持手枪,朝向外面。

林宇面无表情。

黎鸿业嘻嘻一笑,林宇道:“东西到手了么?”

黎鸿业:“到手了。”

林宇:“走吧。”

话音落,走廊里脚步声响,林宇色变,黎鸿业马上把林宇拉进暗格里,小弟庚再次扔出硬币,蹬蹬蹬三下,暗格门关上,这次小弟庚操作失误,硬币咻一声飞来,恰恰好被关上的书柜一夹,卡在门缝里。

水晶马回归原位,位置差了一点点。

书柜夹缝外投入一缕光线,小弟庚满头毛躁,丢人了,伸手指进门缝里拼命抠,奈何硬币被夹得太紧,纹丝不动。

“算了。”林宇道:“别动,画在哪里?我看看。”

黎鸿业递来画轴,林宇接过,书房门把手转动,众人屏息。

林宇展开卷轴,对着书架外的光线端详,压低了声音道:“待会如果他们发现东西没了,一定不敢报警,因为这个是贼赃,我们只要先躲起来,再小心逃跑就可以了。”

身侧三人点头,小弟丁还在吃冰淇淋。

林宇蹙眉道:“你的冰淇淋怎么还没吃完!别吃了,声音太大,会被听到的!”

小弟丁马上讨好地点头,不吃了。

叶晓羽和林泽进了书房,二人都没有吭声。

暗室空间狭小,庚和丁二人近来得最早,闷得满头大汗,丁不敢再吃冰淇淋了,手里握着,凑过去和林宇一起看画。

书房里:

林泽:“烧了吧。”

叶晓羽长长地舒了口气,说不出的烦躁,抬手去扳书柜右边的机关。

暗室内:

林宇展着画卷,微微侧过头,猜测林泽和叶晓羽看到画卷失窃后的反应,并计划应对方法。

另外一边的保险箱暗室被缓缓打开,隆隆隆带着他们藏身的地方阵阵震动。

小弟丁手里的冰淇淋融了大半,被震了一会,歪倒下来,啪的一下,一大陀哈密瓜冰淇淋头朝下,摔在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》中间。

所有人:“……”

书房里:

保险箱密码盘旋转的声音,砰然打开。

林泽和叶晓羽都没有说话。

长达近半分钟的沉默,叶晓羽的声音干涉嘶哑:“怎么回事?”

林泽幸灾乐祸道:“终于可以去坐牢了。”

叶晓羽深深吸了口气,走到窗边朝下看,喃喃道:“不可能,会是谁?”

林泽取了根烟,坐在书桌边上点着,不作声。

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叶晓羽转身时瞥见书柜夹着的硬币,当即疑惑蹙眉。

那时间脑子混乱,已不容她多想,叶晓羽几乎是下意识地扳开右边的暗格机关。

书架隆隆移开。

林泽抬眼,站直身体。

林宇,黎鸿业,小弟庚和小弟丁挤在暗格里,于叶林二人面前现出身形。

林宇:“那个……”

黎鸿业:“嗨!真巧!”

叶晓羽:“……”

林泽:“……”

黎鸿业大叫一声:“跑!”

林宇自动一跃,让黎鸿业横抱出,三人冲出暗室,同一时间,叶晓羽大声尖叫,林泽脑海中一片空白,下意识地按下书桌旁的警铃。

叶宅报警机制启动,警铃声大作,黎鸿业怒吼一声,抱着林宇,朝落地窗上猛地一撞。

哗啦一声二楼落地窗被撞得粉碎,黎鸿业带着两名小弟凌空飞出,落向花园里的餐桌,摔得一片狼藉。

“兄弟们——”黎鸿业吼道。

小弟丙从对面酒店冲出来,背后追着一群意大利的持枪大汉

小弟丙:“兄弟们——”

小弟们齐声喊道:“风紧!扯呼!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小弟们接到命令,各自分头行动,甲在餐桌旁伸手,以砂轮沿着桌子腿转了一圈。乙作了个手势,朝一名银行经理道:“吃点什么?其实我想贷款出来做点小生意……”

那无辜的银行经理走过时在桌子上一碰,登时哗啦啦响,整张长桌垮塌下去。大厅一阵混乱。

甲耸了耸肩,道:“来收拾一下!”

乙说:“哦真倒霉。”

宾客纷纷离开大厅。

小弟丁拿着个冰淇淋边走边吃打掩护,走上二楼,所有人都在看大厅里的一片狼藉,几乎没人注意到他。

乙和那银行经理聊得甚是投缘,二人倚在楼梯下,乙背靠陈列柜,目光有意无意地锁定了通向二楼的楼梯。

“没人。”乙道:“哈哈哈,这年头拉点存款也不容易,以前我们都送客户油和鸡蛋什么的……让他们把存款取出来,存到我们家……”

庚一个闪身,翻出洗手间的窗口,四处看了看,甲在花园里沿着长桌走了圈,朝麦里说:“外面没人,客人们马上要出来了。”

庚抬头张望,继而一跃而起,攀上二楼,反手取出一根铁丝插进铝合金拉窗里轻轻一划,开窗入内。

酒店里:

小弟丙背对酒店房门,面朝落地窗坐着:“老五已经进去了,老小正在上二楼,老二盯着楼梯口,新郎和新娘在大厅角落,老一在花园里望风。”

小弟丙的背后,酒店房门门把静悄悄地转动,继而极其安静地打开了。

小弟丙抬眼一瞥,从落地窗的倒影中看出一伙手持枪械,身着西装的意大利人。

“一切顺利。”林宇的声音在笔记本里传来:“我去拖住堂哥。”

小弟丙道:“噢,大嫂,告诉你个坏消息……新娘不知道为什么,正在朝二楼走。”

林宇道:“让老二拖住他。”

小弟丙:“老二注意,新娘朝你那边去了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柄冰冷的□□抵住了他的后脑勺。

“把手举起来。”男人操着生硬的普通话:“慢慢站起来,不要说话,你懂的。”

叶宅楼梯口:

叶晓羽提着婚纱裙路过楼梯,朝乙与银行经理优雅点头,小弟乙马上道:“美女,还记得我么?”

叶晓羽迷惑道:“你是……”

小弟乙:“今夜有鬼?记得吗?上次和你组队挑黑龙的那次。”

叶晓羽:“啊呀,您好,幸会了。”说着转身上楼。

小弟乙忙道:“你技术真好……对了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玩法师的?”

叶晓羽道:“抱歉我还有点事,马上下来,两位先生请随意。”说着匆匆上楼梯去。

小弟乙忙道:“啊!林夫人!有件很重要的事要提醒你。”

叶晓羽在楼梯高处停步,低头不耐烦道:“什么?”

小弟乙抬头,朝楼梯高处窥探,说:“你走光了,穿的奥特曼内裤。”

叶晓羽:“……”

愤怒的新娘不再理他,匆匆上楼去。

婚宴现场。

黎鸿业搂着林宇的腰,低声亲昵地说着什么,林泽礼貌致歉,排开宾客挤过来,说:“小宇。”

林宇抬眼,林泽从西服内袋取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,说:“哥哥送你的,祝你和鸿业过得幸福。”

林宇接过,答道:“谢谢,嫂子呢?”

林泽四处看了看,没有回答。

林宇把信封收好,正寻思要怎么找个藉口,迅速把叶晓羽叫回来,却听林泽说:“你不打开看看么?”

林宇勉强一笑,拆开信封,里面是户口本,还有一张薄薄的律师函。

林泽笑道:“给你的,弟弟。”

林宇打开看了一眼,上面是林泽的委托书。

协议人林泽,自愿放弃所有的林家遗产,将自己名下的10%,以及为堂弟林宇代为保管的30%,一并无偿赠予林宇。

签署时间是10月份,林宇回想起来,正是当初林泽第一次在社区里发来消息的时候。

林宇的手微微发抖,说:“你呢,你把自己的都给了我,你要怎么过?”

林泽喝了点酒,脸色微发红,思路也有点乱,只盲目地说:“给你,都给你了。”

林宇认真道:“你怎么办?”

林泽道:“我没有关系的。”

林宇道:“什么没关系?你打算吃叶家的软饭吗?”

林泽说:“我也可以白手起家,哥哥不会输给你,不相信么?咱们以后来较量较量。”

黎鸿业道:“收下吧,小宇,你哥的一片心意。”

林宇心底涌起一阵强烈的心酸感,骂道:“金钱和物质真他妈是个庸俗的玩意。”

林泽笑道:“然而没有了它们,感情就无从衡量,哥哥是个俗人,但小宇,哥哥爱你。”

林宇什么也没有说,把那份委托书撕成两半,揉成一团扔了。

林泽愕然,林宇说:“你这个蠢货。”

林泽没有听懂,一脸茫然,林宇说:“叶晓羽呢?我有话对她说。”

黎鸿业意识到林宇的情绪有点失控了,忙道:“小宇,别冲动。”

林宇道:“不,我很清醒,稍等,她在二楼吗?”

“等等!”林泽道:“小宇,你想做什么?”

林泽追在林宇身后,上了二楼,身后又追着黎鸿业。

小弟甲一怔,继而收了盘子,朝银行经理道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,失陪。”说着果断转身,边走边道:“老三听到么?大嫂和大哥怎么也上二楼了?和计划不一样啊。”

酒店:

小弟丙抬起双手,被一柄枪抵着后颈,不敢回答笔记本扩音器里传来的,老二的焦急催促。

“老三听到么?”扩音器嗡嗡响:“老三请回答。”

小弟丙缓缓站起,那意大利人坐下,伸了个懒腰,凑到屏幕前,上面是叶家的结构线图,以及十来个颜色各异且分散的光点。

屏幕右下角还有被缩到一半窗口的连连看。

丁克一口普通话十分生硬:“想部到,黎鸿爷得手下真是,窝虎长龙,了不起!”

小弟丙弱弱地说:“过奖,连连看快赢了,可以帮我先通关么,最好别逃跑,否则会……扣很多分的……我好不容易玩成正分……”

丁克点了点头,把手按上鼠标触屏。

小弟丙的眼镜闪过一道腹黑的反光。

丁克手指摸上触屏的瞬间,鼠标触屏发出三十万伏高压,把他电得全身噼里啪啦,直飞出去!

刹那丁克的手下全炸了锅,小弟丙旋身踹飞押着自己的手下,抽枪砰砰数下,酒店客房中子弹乱飞。

“这是指纹保护机制……”小弟丙遗憾地说,顺手一扯电源线,笔记本飞到怀中,利落合上,再就地潇洒一打滚,扔出闪光弹,瞬间闪瞎了意大利人的狗眼,再扔了个□□,嗤嗤地冒烟。

客房顶端消防感应头马上开始报警,整间酒店开启喷水技能。

小弟丙一路狂奔,冲下安全楼梯,调转笔记本,对着麦的位置喊道:“暴露了暴露了!兄弟们,风紧扯呼!”

叶家婚礼现场:

小弟丁吃着冰淇淋,站在门外等候,小弟庚在书房的柜上摸来摸去,哼着歌,轻叩柜门,确定了机关位置,扳下时书柜轰轰地移开,现出左边的一个暗格,格里堆着不少旧案卷以及书画。

小弟庚开着左边暗格,又扳动另一个机关,右边的书柜轰轰移开,现出保险柜。

小弟庚懒洋洋地把密码盘旋来转去,耳机开始放歌,一边哼哼一边摇头晃脑,打开保险箱,随手一搜,把里面的资料,画,纸,全部扫了出来。

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情了。

小弟庚翻开西装,随手把文件塞的塞,折的折,放进各个口袋里塞好,又把国画卷轴倒插在脖子后面的领里,漫不经心地扳机关,关上门,忽然间书房的门打开,小弟丁拿着冰淇淋闪身进来,关上门。

小弟庚赶狗般道:“嘘,老小你又做什么?”

小弟丁道:“那女人来了!”

小弟庚色变,凑到窗边揭开窗帘一角朝下看,花园里全是宾客,高跟鞋与室外走廊的叩击声渐近,小弟庚一扯小弟丁,二人躲进书柜左边的暗格,庚挥手弹出一枚硬币,把机关弹回原位,在室内咻咻咻撞了几圈,最后准确倒飞回暗格里,被庚抬手捞住。

柜门缓缓合上,叶晓羽在书房外停下脚步,门把拧了个圈。

“晓羽。”林泽的声音在走廊前头响起:“你又做什么?”

叶晓羽停下动作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林泽:“我弟有话想和你谈谈。”

叶晓羽没好气道:“免了,我不知道你弟又听了那只鸭什么教唆……”

林泽:“这跟王清没有关系。”

叶晓羽抬手,要给林泽一巴掌,却不敢真的打下去。

叶晓羽忍无可忍道:“在你的眼里,只有你弟弟一个,我比不上他,更比不上那只鸭……除了林宇,其他的人都不是人,我不是人,鸭也不是人……”

林泽:“鸭本来就不是人,你是说那些餐桌上的鸭吗?卡通片看多了你,醒醒吧。”

叶晓羽陡然提高了声调:“你觉得这很好笑?!每次提到那只鸭你就讲这种无聊的笑话!我真是受够了!”

林泽:“这句笑话是他自己说的,我还没告状,你反倒先吵起来了?”

叶晓羽怨毒地说:“你居然瞒着我,把你名下的财产都转给了你的弟弟!”

林泽无所谓道:“当初可没说到财产什么的,你只是想和我结婚而已。我爸让你做假遗嘱,我请你给小宇留一份,大不了把我的10%都无偿赠送给你,是你自己不满足,非要用这件事逼我和你结婚,想把我弟的那一份也吃了……”

叶晓羽喘着气道:“你骗了我……”

林泽道:“你骗我的还少吗?保险箱密码我一直看着你拨,遗嘱原件你告诉我烧了,现在只是扯平而已。你连离婚协议都拟好了不是吗?!打算分到我弟的一部分财产后就离婚!你咨询离婚条件的律师就是打遗嘱官司的那位,他已经全告诉我了!”

叶晓羽:“你……”

林泽:“你现在又想回来拿什么?嗯?想把遗嘱拿到哪里去?因为我把我的财产都交给小宇了,所以你终于不甘心了么,又想伪造点什么?你从始至终爱的都不是我,你要的只是我的钱。我早就说得很清楚了,我对女人没兴趣,你既然逼我和你结婚,后果就请你自负。婚姻只是个条件,你从答应我爸爸和姑姑,帮他们伪造遗嘱的时候,就应该有这个觉悟。”

叶晓羽冷冷注视林泽。

“什么觉悟。”叶晓羽道。

“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觉悟。”林泽笑了笑,那残酷笑容与林宇如出一辙:“既得不到我的钱,也得不到我的人的觉悟。不过现在……你多半觉得我这个人糟糕透顶,半点也不想要了,宁愿让我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叶晓羽一把抓住林泽的手腕,把他拖到书房对面的卧室,关上门。

黎鸿业踮着脚,朝走廊里张望,一见林泽与叶晓羽吵了起来,吩咐道:“小宇,你在这里等,哥去听听看。”

林宇背靠墙壁,在楼梯拐角处默默抽烟,眼睛发红,泪水在眼里滚来滚去。

黎鸿业快步冲上二楼,于大理石地面上来了个漂移,盯着卧室门看了几秒,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,黎鸿业拧开背后的门把,闪身躲进书房里。

书房里一个人也没有,黎鸿业左闻闻,右嗅嗅,扒在书柜上,吸了满鼻子灰尘,打了个喷嚏,发现一个摆设上没有灰尘很干净,于是把它扳下来。

书柜左边的暗格隆隆打开,黎鸿业探头一看,小弟丁一手握着冰淇淋,小弟庚持枪指向外面。

黎鸿业:“……”

外面走廊脚步声又响,小弟丁招手道:“大哥快进来!”

黎鸿业躲进暗格内,小弟庚挥手弹出硬币,叮叮叮几圈捞住,密室机关再次关上。

那脚步声是林宇的,林宇等得不耐烦,毛躁地扔了烟,走上二楼,脚步声停在书房门口。

黎鸿业和丁,庚躲在暗室里,一片漆黑。少顷咔嚓一声,打火机亮起,照着三个大男人的脸。

黎鸿业紧张地问:“除了画还有什么?”

小弟庚在身上摸来摸去,把几张纸交到黎鸿业手里,黎鸿业深吸一口气,只看了一眼遗嘱,便草草揣进西服口袋中,不安地站了片刻,又掏出来,想放在火上烧了。

“大哥想做什么?”小弟庚吓了一跳:“大哥,这是大嫂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黎鸿业不耐烦道:“知道!”

小弟丁舔冰淇淋:“你不懂了,大哥爱大嫂,怕大嫂有钱了就离开他!”

黎鸿业道:“你……老小……”

黎鸿业发着抖,想把遗嘱烧了,然而反复数次,却又下不了手,最后折起来放进衣袋里。

小弟庚道:“大嫂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小弟丁道:“大嫂不像我以前媳妇儿。”

小弟庚沉声道:“大哥,相信你自己。”

小弟丁道:“大哥,别烧,这里全是纸,容易着火。”

黎鸿业叹了口气,吩咐道:“你们别告诉小宇,以后我觉得合适了再给他。”、

小弟庚疑道:“大嫂不知道有这东西?”

黎鸿业摆手道:“从来没听他提过,这事他怎么会知道?我看看画,到手了吗。”

小弟庚反手抽出背后画卷,黎鸿业接过画,展开。

林宇听着卧室内传来的激烈争吵,疲惫地倚在书房门上,忽然想起一件事,黎鸿业呢?

该死,肯定在身后的书房里,林宇转身拧开书房门,轻轻关上,书房内空空荡荡。

林宇:“?”

都去哪儿了?林宇凑到窗前,楼下花园里宾客还在,十分热闹。

林宇又想起那份遗嘱,截止至目前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,小弟庚会一起偷出来么?多半会。

林宇站了一会,抬头检视书架上的摆设,小时候和林泽的合照都拿到这里来了。

看样子林泽决定在叶家住一段时间,架子上几乎都是他们童年的小玩意,还有林泽搂着林宇,两兄弟成长的一点一滴记录。

就像黎鸿业的那些孤儿院里的照片。

小时候走过的路,总有林泽在他的身旁,林宇沉默片刻,觉得撕掉委托书是一件正确的选择。

他发现了书架上的水晶摆设,不记得回忆里有这件东西的存在,决定伸手拿下来看看。抓住水晶马朝下拉时,触动了机关,书架左侧轰隆隆地移开,现出里面的三人。

黎鸿业和小弟庚各持□□,朝向外面。

林宇面无表情。

黎鸿业嘻嘻一笑,林宇道:“东西到手了么?”

黎鸿业:“到手了。”

林宇:“走吧。”

话音落,走廊里脚步声响,林宇色变,黎鸿业马上把林宇拉进暗格里,小弟庚再次扔出硬币,蹬蹬蹬三下,暗格门关上,这次小弟庚操作失误,硬币咻一声飞来,恰恰好被关上的书柜一夹,卡在门缝里。

水晶马回归原位,位置差了一点点。

书柜夹缝外投入一缕光线,小弟庚满头毛躁,丢人了,伸手指进门缝里拼命抠,奈何硬币被夹得太紧,纹丝不动。

“算了。”林宇道:“别动,画在哪里?我看看。”

黎鸿业递来画轴,林宇接过,书房门把手转动,众人屏息。

林宇展开卷轴,对着书架外的光线端详,压低了声音道:“待会如果他们发现东西没了,一定不敢报警,因为这个是贼赃,我们只要先躲起来,再小心逃跑就可以了。”

身侧三人点头,小弟丁还在吃冰淇淋。

林宇蹙眉道:“你的冰淇淋怎么还没吃完!别吃了,声音太大,会被听到的!”

小弟丁马上讨好地点头,不吃了。

叶晓羽和林泽进了书房,二人都没有吭声。

暗室空间狭小,庚和丁二人近来得最早,闷得满头大汗,丁不敢再吃冰淇淋了,手里握着,凑过去和林宇一起看画。

书房里:

林泽:“烧了吧。”

叶晓羽长长地舒了口气,说不出的烦躁,抬手去扳书柜右边的机关。

暗室内:

林宇展着画卷,微微侧过头,猜测林泽和叶晓羽看到画卷失窃后的反应,并计划应对方法。

另外一边的保险箱暗室被缓缓打开,隆隆隆带着他们藏身的地方阵阵震动。

小弟丁手里的冰淇淋融了大半,被震了一会,歪倒下来,啪的一下,一大陀哈密瓜冰淇淋头朝下,摔在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》中间。

所有人:“……”

书房里:

保险箱密码盘旋转的声音,砰然打开。

林泽和叶晓羽都没有说话。

长达近半分钟的沉默,叶晓羽的声音干涉嘶哑:“怎么回事?”

林泽幸灾乐祸道:“终于可以去坐牢了。”

叶晓羽深深吸了口气,走到窗边朝下看,喃喃道:“不可能,会是谁?”

林泽取了根烟,坐在书桌边上点着,不作声。

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叶晓羽转身时瞥见书柜夹着的硬币,当即疑惑蹙眉。

那时间脑子混乱,已不容她多想,叶晓羽几乎是下意识地扳开右边的暗格机关。

书架隆隆移开。

林泽抬眼,站直身体。

林宇,黎鸿业,小弟庚和小弟丁挤在暗格里,于叶林二人面前现出身形。

林宇:“那个……”

黎鸿业:“嗨!真巧!”

叶晓羽:“……”

林泽:“……”

黎鸿业大叫一声:“跑!”

林宇自动一跃,让黎鸿业横抱出,三人冲出暗室,同一时间,叶晓羽大声尖叫,林泽脑海中一片空白,下意识地按下书桌旁的警铃。

叶宅报警机制启动,警铃声大作,黎鸿业怒吼一声,抱着林宇,朝落地窗上猛地一撞。

哗啦一声二楼落地窗被撞得粉碎,黎鸿业带着两名小弟凌空飞出,落向花园里的餐桌,摔得一片狼藉。

“兄弟们——”黎鸿业吼道。

小弟丙从对面酒店冲出来,背后追着一群意大利的持枪大汉

小弟丙:“兄弟们——”

小弟们齐声喊道:“风紧!扯呼!”

喜欢别过来请大家收藏:(m.chuanshuoshuo.com)别过来笔趣阁备用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1627崛起南海 近身特工 神道丹尊 九色元婴 妖神 神话版三国 天龙神帝 校园修真高手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完美至尊 鉴宝大师 最强神魂系统 撩完就扑倒[电竞]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(无限) 超级弃婿 轮回乐园 权路通途 玩家凶猛 恰似寒光遇骄阳 泪倾城,暴君的孽宠
经典收藏 快穿王者荣耀:英雄,你躺好! 最后的帝王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星卡大师(重生) 别过来 带着作弊码穿游戏 快穿系统:炮灰女配要翻身 这个团宠有点凶 电竞男神是女生:洛爷,狠强势 麻烦请叫我上仙 王者:夫人,求带躺
最近更新 麻烦请叫我上仙 别过来 最后的帝王 电竞男神是女生:洛爷,狠强势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王者:夫人,求带躺 带着作弊码穿游戏 这个团宠有点凶 星卡大师(重生) 快穿系统:炮灰女配要翻身 快穿王者荣耀:英雄,你躺好!
别过来 非天夜翔 - 别过来txt下载 - 别过来最新章节 - 别过来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网络情缘小说